国际视野|胸外科医生马伟:我在英国学习的见闻

初到英国 St Bartholomew’s Hospital

我于今年10月24日到达英国伦敦St Bartholomew’s Hospital,该院隶属于Barts NHS Trust集团,位于伦敦市金融城中心,医院创办于1123年,是欧洲最古老的医院,也是英国维持原址不变时间最长的医院。同时,该院也是伦敦市的国际知名教学医院,是伦敦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先进的Barts心脏中心和Barts癌症中心都位于医院的国王乔治五世翼楼,全院有2500多名员工。

我的专业是胸外科,受伦敦市著名心胸外科专家Mr. John Yap邀请在该院的Thorax Centre临床学习。该中心有呼吸内科专家、心胸外科专家和胸部肿瘤学专家,他们是各自领域的权威,在幕后得到了专业的病理学家和放射学家的支持,确保病人始终获得最佳治疗意见。

中心提供从肺部疾病到气道疾病和胸壁疾病等各种胸部疾病的评估和治疗。该中心是区域性射波刀治疗中心,是英国唯一拥有专用达芬奇机器人(最先进的机器人)的中心,专门从事胸外科手术,是世界上唯一通过磁导航引导支气管镜进行癌症治疗的中心,以及区域间皮瘤诊治中心,是英国仅有的四个中心之一,也是伦敦唯一的中心,其根据MARS-2试验为间皮瘤提供根治性手术(EPP)。该中心有 3个手术室(一个机器人手术间),1个杂交手术室(心、胸外共用),5个实验室, 与心脏病人共用的ICU2个,1个HDU (High Dependency Unit) ,1个普通病区(26张床)。

胸部中心的普胸外科团队Consultant(医疗顾问,相当于国内医疗组长)有11名,其中surgeon consultant5名,主要负责门诊及手术;团队每个手术间每日约4~5台手术,每月约80~100台手术,常规开展机器人辅助下各种胸腔手术,胸腔镜下的食管癌治疗、肺切除、肺段切除、肺减容术、纵隔肿瘤切除等手术;包括EBUS-TBNA、气道内肿瘤消融技术、肺活瓣减容术等也在外科常规开展;同时该科室也是伦敦唯一一个行胸膜外全肺切除术(extrapleural pneumonectomy EPP)的专业化治疗中心;另外还有一个胸壁畸形矫形的治疗组。

该中心也是东伦敦区肺结节MDT诊治中心,其微创手术比占98%以上,早期肺癌切除后五年生存率达96.5%。除非急重症患者,所有病人均在门诊做好术前准备。平均住院日约4天(个别手术病例可能住院时间延长,也都在病情稳定下转回社区医院或家里)。

门诊学习期间 General Practitioner

每周五上午是我导师的门诊,我跟他在门诊学习期间了解到,医院的医疗体系实行的是分级保健制,也就是我们在国内执行的分级诊疗制。
这个制度的核心是称为GP(general practitioner)的家庭医生。在英国,除了部分大的综合性医院,大部分国民健康任务都是由密布在各个社区的 clinic 承担的,在clinic中的全科医生就叫 GP,相当于国内的社区服务中心及全科医生。例如:当你感到不舒服,有头疼脑热了,那你就需要到clinic找GP去了,GP首先根据情况及简单检验给你做出初步诊断,然后开些简单的药,如果治疗几次效果不佳,GP就会与邻近的大医院联系,预约相关科室的门诊,然后你根据预约时间才能到综合医院就诊。你不能直接到综合医院去就诊,必须经过GP的同意,认为有必要去综合医院治疗才可以预约, 但是急诊除外。

门诊就诊过程中,医生尽量对治疗和患者担心的情况认真阐述,在患者表示理解后才进入下一项;在门诊经常会遇到一些有意思的病例,导师会很热情的与我们交流,介绍一些专业书籍供我们参考。有时候医生觉得自己目前不能拿出有效切实的治疗方案时会告诉患者医生这边需要做一个病例讨论并与患者预约下一次的门诊;有时也推荐到其他专科医生并在电子病历中书写推荐信。负责病例的医师会将资料提交MDT小组讨论(每周三和五全天)。

在术前最后一次门诊,因为GP根据反馈的信息已经将患者相关检查做完,大夫更多的是与患者沟通、说明病情及不同的治疗方法和利弊,给出治疗建议,让病人理解并作出选择,签署知情同意,预约手术等。一般就诊时间为20-40分钟,甚至更长;一个专家一上午一般就诊患者在4-6名。

参与值班和查房

每天早8~9点之间,我要参与当值的医护和夜班的医护交班,了解晚班病人情况;9点开始,由当天的Clinical Consultant或Senior fellow带队查房,不同的Consultant有不同的查房习惯,但大体模式是一致的。即由Consultant、不同年资轮转培训医师、白班责任护师、临床药师组成医疗团队,轮转医师分工明确,或汇报病史,或体格检查,或电脑信息记录。

团队查房过程中,并非是Consultant一个人的独角戏,他会针对这个病人存在的问题对轮转医生进行提问,在提出个人观点后定会询问轮转医生是否还有问题。他们非常鼓励发现问题、提出问题。有些患者往往涉及到多学科协作,记得有一个肺切除术后患者突发心律失常,请了心内科会诊,当时给予处理后情况改善但对心律失常发生原因并不明确,此后每日,心脏科团队都会自发来看病人,直到认为该患者心脏问题解决。

日常工作环境

英国的医生是不穿白大褂的,除了各监护病房、急诊、手术室穿专门的短袖制服外,其他科室的医生均穿日常衣服开展工作。手术室里只提供洗手衣裤,鞋子自备干净无孔鞋(如我们家里的手术鞋、简单的运动鞋),但要求鞋子只能在医院穿。其次,从医院入口到每个床单元速干手消毒、洗手液、消毒纸巾、洗手池、擦手纸等随处可见,布局非常合理便利,手卫生管理严格且设施到位。
而且病房内每个床单都放有:一次性橡胶手套、洗手液、用于给患者检查时穿戴的一次性薄膜围裙等。接触患者及床单位相关物品必须消毒凝胶涂手后穿戴手套及薄膜围裙,操作完毕后手套及围裙及时作为医疗废物丢弃,且需再次消毒凝胶涂手。严重感染或保护性隔离的患者往往会被转至隔离房间,隔离房间为负压病房,房门上黄色警示牌贴着进门须知。

手术室每天早上9点开始第一台手术,护士和麻醉师7点半就到当天安排的手术间内进行准备,由主麻介绍当天的手术安排、注意要点、特殊事项等,各自清查手术室内的仪器、物资、药品是否妥当,然后等待病人接入。除了先进的达芬奇技术,微创胸腔镜手术也让我有了新的认识,每个手术医师都很热情,也愿意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甚至在术中停下给我们专门讲解。
手术室内各种仪器都很先进,每种器械的各种型号、各种缝线等准备充分。手术室的设计和国内也有很大不同,更像由一个个独立的手术单元组成的部门,每个手术间里都有一个麻醉室、手术器械准备室、洗手区。
时间已经过了一半,感觉想学习、想了解的还很多,我与一起研修的队友每周都会在公寓的图书室聚会,强化英语,分享一周的心得,吸收、消化学到的新知识;一起翻译感兴趣的资料、图片,整理材料、总结经验,学以致用,为胸外科的高质量发展推波助澜。



发表回复